张若昀、李庚希、胡军主演的古装剧《雪中悍刀行》正在热播,开播两周网播量已轻松破20亿,甭管原著粉满不满意,这剧算是火了。

剧名叫“雪中悍刀行”,听起来武侠味儿十足,但剧中既没看到“雪”,也没看到“悍”,男主角徐凤年倒是天天挂着两把刀,也没见他怎么使过。

期待看到“武侠”的观众肯定是落差很大。

打戏不行也就算了,还可以看看权谋,看看大男主成长线,可男主角徐凤年的人设也似乎越来越“不符合预期”。

《雪中悍刀行》第21集芦苇荡之战,武功深不可测的呵呵姑娘突然跳出来,把徐凤年打废了。

整个弹幕居然都在刷:

“打得好”、“早就想打他了”、“看世子被打好开心”

……

虽然只是观众吐槽调侃,但可以看出来张若昀这次的大男主形象已经出现争议了。

从《庆余年》到《雪中悍刀行》,张若昀两次挑起男频IP大旗,有编剧王倦和众多老戏骨护航,播出效果都不负所望。

同样是男频爽文改编的大男主,范闲和徐凤年都是足智多谋、身边一群高手护驾、所有美女都爱我的“杰克苏”,其实苏一点也没关系,只要观众看得爽就好了。

《雪中悍刀行》开播之初,很多人吐槽“徐凤年和范闲有啥区别”,质疑张若昀人设太雷同。

其实《雪中悍刀行》一路看下来,发现徐凤年和范闲的区别可太大了。

《庆余年》中的范闲聪明腹黑,但非常有人情味。

范闲对家人爱护体谅,为兄弟两肋插刀,始终怀有赤子之心,他信奉人人平等,对所有的女性也十分尊重有礼貌。

还记得《庆余年》中范闲对“鸡腿姑娘”一见钟情的痴迷样,十足一副小男生见到女神的花痴神情,范闲这个人物一出场就很接地气,很容易让人产生代入感。

说白了,范闲本来就是个“穿越者”,完全是现代人的思想和视角,再加上三观正、人品好,自然讨喜。

还记得《庆余年》播出后,张若昀参加活动被围观群众叫成“范老师”,可见这个角色多么深入人心。

而《雪中悍刀行》里的徐凤年,就完全是一副古代上位者的姿态,他高高在上,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和附属。

徐凤年没有一个真正可以过命的“兄弟”。

同行的老黄、林探花先后为他而死,也不过是少了个护卫的感觉,宁峨眉、李淳罡等更不可能和他称兄道弟,温华一带而过毫无存在感。

对褚禄山这个“兄弟”,仅仅为了查出谁在背后下棋,徐凤年就把他当众鞭打到皮开肉绽。

对亲爹,三年游历回来件事情就是闹脾气打亲爹,至今没明白这一段剧情是想表达什么?

对王位,徐凤年嘴上说不想继位,而一旦有人质疑他或者表现出对王位的觊觎,他立刻就会露出不满的凶恶眼神。

再看看他身边的女性角色,基本都是没有自我,只为男主而生的工具人。

对姜泥这个亡国公主,平日里当成婢女使唤,徐凤年大概觉得我看上你了就可以随便戏弄。

青鸟、红薯、南宫仆射、舒羞、鱼幼薇等各个人物形象单薄,只有单方面的追随效忠,没有真实的情感交流,就像男主喜新厌旧收集起来的手办。

《雪中悍刀行》“芦苇荡”一战更是让徐凤年这个上位者的形象暴露无遗。

三组江湖高手刺杀,宁峨眉带领的凤字营死伤惨重,林探花杀敌一万自损九千后惨死,结果身怀大黄庭内力、挂着两把好刀的徐凤年愣是闲站着不出手。

事后裴南苇质问他:

你给了王家生路,可最后还不是让凤字营为你牺牲,这些人都是因你而死,徐凤年,你的慈悲可真虚伪!

这时徐凤年来了一段慷慨激昂的“企业级”发言:

王伯一家是普通人,而凤字营是军人,军人的意义就是用自己的血和剑,保护像王伯这样的普通人平安无恙,所有这些牺牲,我记在心里,我很难过,但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还会这么选!

这段演讲乍一听很热血,实际上根本经不起推敲,徐凤年完全是在偷换概念。

首先,王家并不是普通百姓,而是效忠徐骁的北凉旧部,还是青州的首富。

王家和凤字营一样,是徐骁的棋子,只是用不同的方式为徐家卖命。

明知有刺杀的情况下,依然选择了牺牲凤字营来救王家,

显然对于徐凤年来说,王家的价值高于凤字营。

其次,牺牲不等于送死,让普通将士对抗“天下十一”的高手,实力悬殊分明就是白白送死,这样的牺牲有什么意义?

徐凤年这段话不说还好,特意解释一下更显得伪善、腹黑,除了替自己开脱之外,作用就是收买人心、让傻乎乎的宁峨眉等将士继续为他卖命。

当然,影视剧中的男主角不一定都要伟光正,他们可以腹黑,可以冷血,甚至可以发疯,张若昀饰演的徐凤年就是个很鲜明的上位者形象,说话冠冕堂皇、善于笼络人心,可一旦男主角被打上“虚伪”的印象,就必然不会讨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