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龙江的25只鸡蛋

清早,独龙江的雾气还未退散,独龙江边境派出所民警余润强和战友走出营门,小心翼翼地走在沾满冰霜的草丛间开始了一整天的工作。

“小同志,这是25只土鸡蛋,可好吃了,你们收下吧。”一行人听到喊声转头看向身后,一位头发花白,走路一瘸一拐的独龙族老人正揣着粗气,手里提着一个篮子,艰难地追赶着。

“老人家,身体好些了吗?这些鸡蛋您留着补身体吧。”余润强一看来人是独龙江乡孔当村独龙族群众孔继松,连忙迎上去搀扶。听到派出所民警在隔壁走访,老人就连忙将家里的一筐鸡蛋给民警送去,因为腿脚不好,等赶过来的时候,民警已经走远了。

老人独自在家,平时喜欢喝酒,有时和侄儿闹矛盾,少不了民警到家中进行调节,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,他家的事民警没少“操心”,老人默默记在了心底,总想着哪天要送点东西感谢民警。

70年来,派出所民警早已将辖区群众当成了亲人。余润强借着送老人回家为由,离别时悄悄将这一筐鸡蛋放回了老人家里。

小垭口10床被单

“上面风雪太大了,物资保障极为困难。”小垭口执勤点位于泸水边境管理大队洛本卓边境派出所辖区,前几日因恶劣的天气影响,执勤点无奈下撤10公里。现驻守在临时执勤点的派出所民警张小冬讲到,警察节前几天,单位送来了取暖设备和食物,吃住不成问题。

“下雨天路面打滑,山上悬崖峭壁老是掉石头,冰雪天行车更是危险。”民警赵祺圆是派出所的驾驶员,驾驶技术娴熟,一次他拉着战友雪天送物资,突然车辆打滑硬是上不去,等轮胎的焦糊味飘进车内,才连忙让战友下车查看,幸好悬崖边有块大石头挡住了后溜的车辆。

“这个拌饭真香。”民警周华龙是北方人,平时很少吃辣,此刻的他正端着一碗辣椒拌饭大口大口地吃起来。大家在雪地里巡逻忙活了一上午,雪山上雪层不算很厚,里面却全是凸起的乱石头和竹签子,民辅警们要打起12分精神,体力消耗极大,饿得也快,加之气候寒冷辣椒能御寒,他早已习惯了这种饮食方式。

“这个风口子晚上不冷吗?”门窗包裹得严严实实,屋内还是不时有风灌进来,带着疑问周华龙掀开了自己床下面铺着的被子,一层、二层、三层......上下刚好10层被单,基本可以御寒,只是一晚上狂风呼呼,民警们刚开始时很难入睡,第二天脑袋昏昏沉沉的,后来也就习惯了。

“就当为家人站岗了。”临近警察节,天上星空格外璀璨,边疆雪山上一颗一颗发亮的小星星寄托着戍边人的思念。

亚坪雪山14小时

“晚上早点下来,我给你们弄疙瘩汤。”“去乡里要注意安全,开车靠里面一点。”第二天就是警察节,石月亮边境派出所民警刘明佳带着辅警上山去巡逻,辅警边玲玲则准备开车去县城送核酸样本去检测,顺便采购点生活物资准备节日当天给战友们加点餐。中午吃过午饭,小两口相互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
边玲玲还算顺利,送完核酸采集的样本,买上些战友们喜欢吃的水果、蔬菜就往回赶,好不容易回到警务室,马上要到饭点了。丈夫还在山上,边玲玲正准备打电话询问情况,确保大家回到警务室就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。然而电话那头却是关机,边玲玲没有多想,一头扎进厨房准备起了晚餐。

饭菜已经上桌,边玲玲再次拨打了丈夫的电话,电话那头仍然关机。

晚上9点,边玲玲坐不住了,准备开车上山找丈夫和战友们,警务室其余人员连忙上前劝阻,担心她上去遇到危险。想着大家还没回来,她也顾不上那么多,就在这时雪山上传下来消息,车辆抛锚正在抢修,有消息了边玲玲悬在心上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“雪山上恐怕到处都是大雪吧,车怎么下来呢?”到了晚上12点,仍然不见大家回来,边玲玲急得在屋子里来回踱步。

“玲玲开门”凌晨2点,边玲玲还没有休息,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果然是丈夫和战友们回来了,她连忙跑出去帮丈夫拍打身上的积雪,又端来温热的姜汤让大家喝下,眼见丈夫手脚冻得哆嗦,边玲玲十分心疼。

“还好多亏了以前备在雪山上屋子里的取暖器。”雪太大,车子上不去,刘明佳找来挖掘机师傅清除了道路上的积雪,巡逻任务结束后,在返回途中遇到车辆抛瞄停在了雪山上,一行人就只得想办法联系县城修理工,一来一回好几个小时。等大伙都休息了,刘明佳向妻子边玲玲讲述在雪山上的经历。

刘明佳在雪山上呆了14个小时,边玲玲在警务室等了14个小时,每次上山边玲玲总会等着丈夫和战友们回家,等待的过程如此漫长,她要去慢慢适应,正如2年前她艰难选择远离父母、儿子,来到千里之外的西南边关一样。

来源:云南政法